女科疾病就诊指南 上海 杭州 南京 无锡 成都
加入收藏 | 新浪微博 |
分享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流派 > 流派资料 > 正文

蔡氏妇科用药特色:妇人血病话炭药

2017-04-08 10:24:14 中医流派 浏览数:4829

中药炭剂是运用传统的中药炮制法加工的一类饮片,通常是用生片或原药材,经高温(200~300℃)处理后,使药材外部炭化,内部存性,不可全部焦炭化。这样既保留了药材的固有性能,又能增强止血、收敛、消食等作用,亦能消减药物的毒性和偏性。因而在中医临床上应用较广泛,尤其在妇科临床上应用更为多见。

中药制炭仅是中药炮制的方法之一,炮制亦名炮炙,或名修治,其发源已很久远,如《灵枢经>中的“秫米半夏汤"所用的“治半夏”即是制作过的半夏,这说明春秋战国时代已有了炮制法,至汉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诸方,对炮制更为重视,如甘草之炙,附子之炮,枳实烧黑(制炭)等等。刘宋时代雷敩著《炮炙论》则把刘宋以前炮制经验进行了总结,是我国最早的制药学专著,对炭剂的制作规范已有较详细的论述。而炭剂实际应用,则可追溯至2000年前的汉代。

炮制的方法,大致可分类为火制、水制、水火合制。火制是把药物直接放置火上,使之干燥、松脆、焦黄或炭化,在火制法中主要采用炮、炒、煅、炙、煨、焙、烘等法。其中炮、炒、煅等均系高温处理。炮、炒一般用于动植物类的有机药物,如炮姜、炒白术、血余炭、牛角腮炭等。而煅则用于矿物、化石、贝壳等无机药物,如煅代赭、煅龙牡(各)等,有机类药物均可制炭,而无机类药物如代赭、龙牡等,虽经较炮、炒温度更高的煅法处理,因不能燃烧,故不会炭化,但其止血收敛等功效有些与炭剂较相近,因而临床上也把部分煅制的药物作为炭剂使用。在炭剂的制作过程中,必须强调“存性"的问题,亦即药物的外部虽已炭化,但内部依然保留着固有的性能。如烧成灰烬,则药力全失,就不合乎炭剂的制作要求和临床使用。

 中药制炭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增强原来药物的药效;二是消减其毒性或偏性。

增强药效是指药物经制炭后其原有的作用得到了提高。如山楂、神曲等炒焦制炭后,其消食健胃的功效更为显著。又如槐花、大蓟等止血药物,既能生用,又能制炭。现经实验证实制炭后对出血时间的缩短较生药明显,故槐花炭、大蓟炭的止血效果比生药有了提高。

炭剂还能消减药物原有的毒性和偏性,乌头、附子须经火炮后才能消减其毒性,干姜制炭后可减缓其刺激性。至于用制炭法来消改或纠正药物的偏性,则更有意义。中药的偏性相当于现代药理中的副作用。一味中药,往往有多项作用,临床应用时一般仅用其一二项作用,其余的作用则为偏性。有些药物其某一性能的作用过于猛烈,亦称偏性。实质上中药的偏性亦系中药的性能,仅在应用时有所侧重和偏废而已。中药经过各种炮制后,则可突出或加强该药某项作用,消减或纠正其他不适当的作用。如姜的不同制剂即是一例。前人云:“生姜走而不守,干姜能走能守,炮姜守而不走。”生姜性温,长于发散,尤能温中散寒而止呕,多用于外感风寒及胃中寒饮等症;干姜性热,因干燥后发散作用减弱,而偏于治内寒之症,故用于祛寒温中回阳为主;炮姜是通过炮炙成炭,性味变为苦温,已乏辛散的作用,故专主于温里。姜的不同制剂,其作用与性能也发生了变化,生姜、干姜、炮姜炭发散作用依次减弱,而温中的作用则逐渐加强,炮姜炭并具有温中止血的作用。此外,如地黄的各种制剂,生地、熟地和生熟地炭,其功用亦有所不同,生地养阴凉血,熟地滋阴养血,而生、熟地炭等除上述的功效外还具有止血的作用,每用于妇女崩漏等病症。又如香附制炭后其行气之力已减,而止痛作用尚存,且又能制血,故常用于妊娠腹痛下血等病症。

有些药物制炭后,其固有的药性发生了变化,有些甚至发生了作用相反的改变。如生蒲黄能活血祛瘀,而蒲黄炭则能收敛止血;茜草能行血化瘀,妇科临床上有“通经行血茜草宜先”之说,而茜草炭则能凉血止血。此外大黄、丹皮均有清热行血散瘀之功,但制炭后其行血的作用减弱,而化瘀止血的作用较为突出。总之,中药制炭后,其药理作用发生了相应的变化,有些变化较为微妙,可意会而不可言达这些复杂的变化是为了与临床上复杂的病症相适应。因为各种病症,其寒热虚实之证不会单纯出现,往往表现为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真寒假热、真热假寒,或本虚标实、里热外寒等。如素体阴虚的妇女发生暴崩或久漏,以致气阴大亏,内有虚热,外又形寒畏冷,舌质微红,而苔却薄白,出现一派寒热挟杂的证候,治疗当以温中又需兼顾阴虚,养阴又当防其抑阳,可取交加散法,用生地炭合炮姜炭。生地制炭后其苦寒之性已减,而止血之力反增;干姜炮炭后辛散之力逐减,又增温中止血之功,两药合用,相辅相成,既能养阴凉血清虚热,又能温中暖宫祛寒而止血作用尤强。如辨证明确,往往能应手取效。

又如经血与产后恶露,原为生理产物,但若出血过多或时间过长,且有瘀块者,则为病态,若专事止血塞流,惟恐闭门留寇,残瘀为患,且一味止血也不一定能达到目的,临床上每用蒲黄炭、熟军炭、丹皮炭、煅花蕊石等化瘀止血类药物行中有止,止中有行,行其当行,止所当止。活血药物制炭的大多本于此意。

此外,中药中另一类炭剂并非用原药炮制法加工,如釜脐墨、百草霜。两种药物取材于锅底或烟囱中的黑灰,其作用为收敛止血;又如纯墨(或京墨等),取材于写字用的墨,其作用可止血收敛,然釜脐墨与纯墨实质上均系炭灰,入药后则归人炭剂。伏龙肝又名灶心土,是土灶内的焦黄土,久经炉火煅烤,其性能亦如炭剂,有收敛止血、止吐作用。

炭剂的药理作用主要有二。一为炭剂质地疏松有明显的吸附收敛作用;二因炭色纯黑,前人有“血遇热则行,得黑即止”之说,故炭剂一般均有止血作用,其理亦即在此。此外炭剂焦苦,当有健胃消食之功。

炭剂止血的著名代表方剂为十灰散,是由大蓟、小蓟、茅根、侧柏叶、茜草、丹皮、陈棕、熟军、荷叶、山栀等十味中药炒炭后研末而成。现代亦有用十灰散,以白芨煎汤泛为丸,称“十灰丸”,作用相同,其中山栀、大蓟、小蓟、茜草等均有清热凉血的作用;丹皮、熟军除能凉血外,还有化瘀作用。诸药炒炭后合用则有较强的凉血止血功用,适用于临床上各种出血症。

炭剂的制作和临床应用较复杂,仅述其一二,谈一些粗略的看法,供同道们参考,以作引玉之砖。

 
找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