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疾病就诊指南 上海 杭州 南京 无锡 成都
加入收藏 | 新浪微博 |
分享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流派 > 流派动态 > 正文

寻访我国最古老的妇科:宋氏妇科

2017-01-23 12:37:54 中医流派 浏览数:28087

源自唐朝

8月上旬,宋氏妇科第38代传人、宁波市妇儿医院主任中医师宋逸民,指着宁波市区一条热热闹闹的马路对我说:“喏,50多年前,这就是我们宋家的宗祠。”

在62岁宋逸民医生记忆中,他小的时候,每逢家族祭祀大典,家族中的男丁就会齐聚宋氏宗祠,在祖先的牌位前三跪九叩。这是宋家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也是宋家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刻,祭品丰盛,美酒飘香,孩子们在这一天可以美美地大吃一顿。在层层叠叠的牌位里,位于顶端的就是宋氏妇科先祖宋广平的神位。

宋广平,唐朝开元年间(713-741年)名医、太仆。太仆,就是皇帝出行时亲自驾车的人,被皇帝挑中为自己驾车的必然是皇帝的亲信,太仆的地位因此位居九卿之上,显赫得很,在《二十四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对宋广平的记载。

中医文化儒医相通。宋广平作为太仆,既是学问高深的学者,又是一位名医。他十分擅长“望诊”,看到周围的小吏、百姓脸色不好,就会叫过来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然后开药出来,常常药到病除。太仆事务繁忙,不可能老是给人家看病。宋广平的夫人姓余,聪颖好学,看到丈夫救民于疾苦,积德行善,心向往之,于是把宋广平平时的处方一一集合起来,潜心阅读中医典籍,时间一长,医道慢慢就精明了。由于她是女性,贫贱妇女纷纷前来求医,“医誉播惠乡里”,渐渐地,妇科成了特色。这就是宋氏妇科的发端。

上面的内容,记载在“明代万历四十年壬子五月朔宋广平二十七代孙”宋林皋所著的《四明宋氏女科秘书》序言中。上个月,宋氏妇科宋广平第38代传人、目前供职杭州省中医院的宋世华主任医师,听他的研究生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藏有《四明宋氏女科秘书》抄本,如果需要,可以将已经制成电子版的底稿复印回来。

 

对《四明宋氏女科秘书》,宋世华医生最熟悉不过。因为1997年华夏出版社出版《中医妇科名著集成》,将上自唐朝,下至清末,凡有代表性、流行较广、影响较深且有重要学术价值和文献价值的妇科专著共20种集结出版,《四明宋氏女科秘书》就在其中。作为宋氏妇科的第38代传人,宋世华说每当面对祖先的著作,就仿佛进入了一个时间隧道,他能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来自祖先的哺育,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寻根意识越来越浓,他跟自己的研究生讲:“不管花多少钱,你一定要把《四明宋氏女科秘书》的抄本给我复印回来。”就在两周前,明朝万历四十年壬子五月(1612年),由唐朝宋广平第27代孙宋林皋在60岁时著就的《四明宋氏女科秘书》抄本,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到了省中医院宋世华手中。这部成书于395年前的宋氏家传秘诀,字迹清晰到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仿佛墨迹未干,抚摸着祖先的遗著,宋世华说:“这本书是宋林皋撮录祖上所藏妇科医论及历代临床资料,再结合他自己的临床经验著述而成,原名是现在看到的《宋氏女科撮要》,《宋氏女科秘书》是后来改的。全书分四个章节,共载有226只处方,言简意赅,实用性很强。”

南迁宁波

宋氏妇科创始人宋广平原来是河南商丘人,出任太仆后追随皇帝左右,家自然搬到了当时的唐朝首都西安。自宋广平之后,经过唐、五代、十国、北宋数百年的改朝换代,有关宋氏妇科的历史资料已经无从查考,我们能够推测到的,就是宋氏妇科在历史的演变中不断地走向丰富和完善,而且它的发展地点始终没有离开过当时的首都。

宋氏妇科突然冒出头来的历史机缘是宋室南渡,南宋建炎年间(1127-1130年),宋氏妇科后裔宋钦,进士出身,妇科名医,南渡时以“七子城使”身份带着家眷来到浙江,随即“卜居四明”,也就是宁波,这一住,一直就住到现在。如果以1127年算起,已经住了880年。
宋氏妇科的到来,不仅给宁波更为浙江的中医妇科,注入了新的血液。

《宁波文史资料》第8集记载,明朝嘉靖年间,宋氏妇科的传人宋北川,因医术高明,成为太医院御医;宋北川后裔宋香雨、宋子献、宋祖玑等都以妇科闻名于时。而到了文章开头提到的明代万历四十年写作《四明宋氏女科秘书》的宋林皋,作为宋广平的第二十七代孙,更是在中医妇科述著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宋氏妇科在宁波的妇科医所名号为“杏春堂”,始于清朝,关于“杏春堂”,在宁波已经可以听到传说,当时“杏春堂”门口有一石条凳,是病人侯诊的地方,传说这石条凳是“神仙坐过的,病人在这里坐一坐,毛病就好得快。”清朝后期,“杏春堂”租用宁波小尚书桥堍楼屋一幢房子作为诊所。小尚书桥,从此成为宁波一带妇女看病的中心。

采访过许多家有验方的中医世家,兄弟之间为争夺验方拼得老死不相往来的有的是。宋氏妇科1200多年来传男不传女,同辈兄弟之间难免利益不均,相安无事几乎不可能。果不其然,到了近代,凤字辈兄弟之间发生激烈冲突,其中宋紫清负气出走,在宁波谦和堂弄分设“济世堂”诊所,与小尚书桥的“杏春堂”分庭抗礼,结果引发更大矛盾,宋紫清“被赶出家族”。

反叛族规者,往往是强者。宋紫清“被赶出家族”,并不意味着他就失去了治病救人的能力,相反,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宋紫清,最终成为闻名一方的名医。他的后裔,就是目前依然健在的省级名中医宋世焱,他的儿子宋泽军,是目前宁波最具知名度的妇科名医,人称“新宋家”。

无论是小尚书桥“杏春堂”的“老宋家”,还是谦和堂“济世堂”的“新宋家”,最终都无法躲开历史的选择。1958年,宋氏妇科第42代传人宋世焱,奉宁波卫生局之命调入刚成立的宁波市中医院,出任中医妇科主任;同样是1958年,浙江省中医学院筹建,浙江省卫生厅到宁波邀请宋溪云先生(文章开头提到的宋逸民的父亲)到杭州出任要职,因年事已高,故土难离,宋溪云先生力荐宋光济前往,宋氏妇科第37代传人宋光济从此离开宁波,调入浙江中医学院出任妇科教研室主任。1961年,生前哺育过宋光济、宋世焱及自己儿子宋逸民的宋溪云先生,积劳成疾去世。

在宁波绵延不绝800多年、以私人诊所形式济世救人的宋氏妇科,就这样被历史的车轮带到了一个新的车站。从此,验方密不示人、医术传男不传女的家族师承模式宣告结束,起而代之的是以宋光济、宋世焱为代表的新一代宋氏妇科传人,春风化雨,广育桃李,一个起源于唐朝河南商丘、历经40多代1200多年的中医世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开始展露其无限生机。

 

誉满天下

上世纪40年代,宋氏妇科已经在上海开出分号,宋光济与他的一个堂兄两个人轮流坐堂,上海宁波各半个月,来回乘坐上海到宁波的往返客轮江夏号。宋光济在上海行医期间,将一个被别的医生宣判“不治”的女病人救活,两人从此结下生死友谊。
 

上世纪80年代初,国门刚刚开放,一位衣着洋派的中年妇女,来到杭州原浙江中医学院门诊部,寻找一位叫宋光济的医生。宋光济,便是1958年到杭州出任浙江中医学院妇科教研室主任、宋氏妇科的第37代传人。

1949年,江夏号在上海沪淞口触礁沉没,所有乘客全部罹难。宋光济当时已经买好这班船的船票,因为被病人死死拖住,实在无法起身,只得退了船票。没想到,这病人的死死一拖,让宋光济逃过了灭顶之灾。
也就是这一年,得到过宋光济救治的女病人到了台湾。

30多年过去了,宋光济早已经忘记了这位病人,而这位妇女到台湾后又移居美国,国门一开放便回国寻根。她找啊找啊,不知道找了多少人,终于在杭州庆春路边那个狭窄的门诊部里,在病人的缝隙间,找到了那个烟不离嘴两鬓斑白的救命恩人宋医生。
两人相见,恍若隔世。

从1958年进入浙江中医学院到1997年去世,宋光济教授历任浙江中医学院妇科教研室主任、全国中医学会浙江分会理事、常务委员、浙江省中医妇科学会主任委员,在其执教浙江中医学院的30余年间,培养了一届又一届的大学毕业生,在中医妇科理论界,他一直是我省的代表人物。1983年,这位一生默默耕耘的老教授,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我省第一批“浙江省名中医”。而站在他旁边的,就是他的手足弟兄、一直在宁波像老黄牛一样劳作不息的宋世焱。1983年的这一天,他们兄弟俩,宋氏妇科的同代传人,双双同时站在省人民政府的颁奖台上,接受一个医生所能得到的最光荣的称号。

 

宋世焱,宁波妇儒皆知的名医。1956年至1963年,他年年都是市里的先进工作者,并历任市第一至六届政协委员,第七至八届市人大代表,1983年至1987年任省第五、六届政协委员,1989年,他当选为农工党宁波市委会副主委。1984年,卫生部委托他编写《中医疾病诊断疗效标准》和《中医妇科诊断疗效标准》,至今健在。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我在这次采访中接触到的所有宋氏妇科男医生,一个个都是一眼看上去非常本份的男性公民。以宁波妇科名医宋世焱为例,人们居然用“大智若愚”来形容其医德医术。宋氏妇科,在其120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传男不传女,在一个封建国家里,一个男医生从事妇科诊疗,其道德要求无疑是很高的。没有崇高的道德标准,也就不会有1200多年的宋氏妇科。

支脉广布

1997年省中医学院教授宋光济去世时,为我们留下了两位宋氏妇科传人,大儿子宋世华与次子宋振华,宋世华目前是省中医院的妇科主任中医师,宋振

 
找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