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疾病就诊指南 上海 杭州 南京 无锡 成都
加入收藏 | 新浪微博 |
分享
当前位置 首页 > 俞瑾工作室 > 媒体报道 > 正文

俞瑾解读中医辨证、西医分型综合研究新成果

2017-11-02 16:55:30 俞瑾工作室 浏览数:682

俞瑾解读中医辨证、西医分型综合研究新成果—— 多囊卵巢综合征诊治:搭上信息化“快车道”

正如同辨证、系统之于中医理论精髓;分型、客观之于西医治病之道,如今人们对于现代中医诊治疾病的认识已不局限于“望、闻、问、切”的传统固有概念。在医学模式逐日向客观化、系统化、规范化迈进之时,信息化新平台让中西医结合四诊客观化成为可能,并发展为中医现代化的重要内容。

作为四诊客观化的探索尝试,多囊卵巢综合征这一妇科常见疑难杂症的诊治也呈现出一系列研究新成果。本期,我们特别邀请到国家级名老中医、被称为“世界外婆”的俞瑾教授来为大家解读中医辨证、西医分型的最新研究。

关键词:整体考察

看待疾病,掌握“整体”视角

将“多囊卵巢综合征”称为妇科疑难杂症一点也不为过。这是因为多囊卵巢综合征的发生发展涉及到先天后天多种因素和神经、内分泌、代谢多个系统,因此临床治疗十分复杂。

多囊卵巢综合征常表现为月经稀少或闭经、多毛、痤疮、卵巢呈多囊性增大,已婚者不孕,是目前临床多发而复杂的神经内分泌代谢综合征,同时,这些患者到40岁前后,其糖尿病与肥胖症发生率要比正常人高8倍、心血管疾病发生率高5-6倍、子宫内膜癌与结肠癌发生率高2倍。据报道,美国每年为此病和相关性疾病的医疗费用支出已高达43.6亿美元。

以往,不少患者就诊时往往第一句话就是“我被诊断为多囊卵巢综合征多年,但总是看不好”,有的患者自诉长期月经失调经治未效,但没有医生下过多囊卵巢的诊断,也有不少不孕症病人,一直在治疗输卵管不通、子宫内膜异位症或已做过不同的人工助孕治疗,如人工授精、试管婴儿等仍无效果。

如何融合中医与西医的视角,不断深入解读这一疑难疾病?这需要随着疾病和外环境的变化,既从临床上持续探索,又坚持结合实验研究,从而探寻机理进一步推动临床疗效不断提高的过程。

在专家看来,人体就是一张“主脉为纲”,并由神经、内分泌、代谢、免疫等系统组成的生命网。在女性生命网络的各个系统与各个层次之间、细胞内外、生长因子、细胞因子、基因等都可能互相沟通和调节。以卵巢为中心、从卵巢轴到各内分泌轴都具有环环相扣的迹象。妇女一生的健康和疾病发展是一个整体辨证的过程,以人为本,从个性中搜寻其身心和环境间相互影响着的共性,就可对多囊卵巢综合征这类妇科疑难杂症进行个性化的身心治疗。

关键词:分型判别

注重分型,丰富“辨证”内涵

毫不夸张地说,有1000位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就有1000种不同的患者体质特点。那么,如何才能让“个体化”在中西医结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的过程中得以充分实现呢?俞瑾教授在大量临床病例治疗前后临床表现和实验数据的研究中,反复验证和确立了将多囊卵巢综合征分成2大型4小型的方法,从病史、体毛、皮纹、乳头、阴部、皮肤色素沉着等体表特征即可大致分型。这一研究不仅为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早发现、早治疗和缺少实验室测定的基层医疗单位防治多囊卵巢综合征提供了新的途径,还丰富和发展了传统中医四诊辨证的内涵。由此形成了一套中西医结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新的独特的治疗方案,临床验证,效果明显提高。

新出版的《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8年第三期发表了全国名老中医俞瑾教授关于多囊卵巢综合征50余年持续研究的第45篇论文——“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研究多囊卵巢综合征”。这篇研究首次系统根据异质性表现提出明确客观的中医辨证和西医分型诊断办法及对应的治疗方案,第一次从理论上分辨和解释了各型临床表现的主要中医辩证及其实验室基础。按照这一方案,上海泰坤堂中医医院对62例对克罗米芬无反应的PCOS病人明确了阳虚、阴虚等不同的中医辨证并进一步分为高雄激素型(Ⅰa型,Ⅰb型),高雄激素和高胰岛素型(Ⅱa型,Ⅱb型),坚持身心健康指导,分别用补肾为主的不同中药处方,选择性地结合地塞米松、雌激素或克罗米芬治疗半年以上,结果病人除全身症状如肥胖等现象明显改善外,排卵率、妊娠率都有明显提高。同时血高雄激素水平、高胰岛素水平均显著下降,临床疗效比过去显著提高。这是俞瑾对这一疑难病50年连续研究中,第三次取得临床疗效的重大突破。

专家正是以“分型”为基础,对患者的毛发、皮肤、体毛、乳部、阴部的观察和询问家族病史,即可对多囊卵巢综合征这个复杂的神经生殖内分泌代谢综合征进行仔细辨别,然后对症治疗。

关键词:快速查因

有的放矢,建立“标准”体系

中医学诊断精髓在于“辨证论治”,而辨证是以望、闻、问、切四诊为依据,按照四诊合参原则,将各类临床信息加以分析综合,以达到审证求因、确定治则、评价疗效、推测预后等目的。传统中医诊法主要是通过医生的目测观察、语言描述、经验辨析来判断病证,其诊断结果受到思维能力和诊断技能、技术条件等限制,缺乏客观评价标准,使得辨证的精确性和重复性较差。借用现代电子数据分析技术、计算机技术为四诊信息和证候的标准化研究带来了契机。

在信息化技术的推动下,多囊卵巢综合征的现代诊断和治疗模式也进入一个全新阶段。俞瑾教授通过长期实践临床数据分析,建立了一套客观化、标准化、规范化的多囊卵巢综合征快速诊断指标体系。对此专家特别强调,如果已经被确诊为多囊卵巢综合征,必须知道患者那一种原因造成的,才能在临床上有的放矢,获得好的疗效。其关键在于清楚地之道自己的初步分型和主要病因。这一研究为疾病早发现、早治疗和缺少实验室测定的基层医疗单位防治多囊卵巢综合征提供了新的途径,对此,俞瑾教授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进行多囊卵巢综合征诊断尤如在分清你是哪里人,首先是亚、美、欧、非洲哪个洲,其次是哪个国家,哪个省市,这样了解你的特征。除了多囊卵巢综合征诊断外,结合你的过去和现在,家族和家庭,生活方式和思想习性等特点,最后确定下来你病是哪个型,你人是什么状态,这样目标明确了,也有了正确治疗方向,人自然就有治了。下文,我们将为大家详细链接多囊卵巢综合征的诊断的三个临床要点和快速诊断表。

关键词:网络调养

生命调控,紧跟动态发展

医学不止是一本书,一个病或一个患者,而是随年代而动态发展的以人为中心的“活科学”。

中西医结合治疗妇科疑难杂症需要坚持辨病与辨证结合、坚持近效和远效结合、坚持宏观与微观结合、坚持“中医有症即有病”、“西医有病才有症”的结合,既抓住西医病的主干,又贯串中医几千年“上工治未病”的防治结合观点,了解其疾病连续反应中的各个细微变化,取长补短有目的有选择使用中西医药,相比单用中药或西药近期疗效突出、全身情况改善、神经内分泌代谢网络调整、长远效益生命质量提高。

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治疗模式发展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探索阶段。从1950年代后期至1980,俞瑾教授从失传的古医书中受到启发,开创了我国中西医结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研究的先河。专家从现已失传的清朝舒驰远所著《伤寒集注》对闭经论述“痰据胞胎”受到启发,率先开展补肾化痰治疗PCOS的探索。1980年代日本的营井正朝教授对此方验证出了相似结果,并将此方在日本研制成了“俞氏温补丸”。

自1980至2000,俞瑾教授发现多囊卵巢综合征中肥胖人群和胰岛素拮抗现象增多,临床疗效下降,以四年时间建立了类似PCOS的高雄激素、高胰岛素不孕大鼠模型,并筛选组成第二个处方,同时通过中医临床实践对有高胰岛素/胰岛素拮抗(高INS/IR)的PCOS患者,改用益肾化瘀痰的天癸方为主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并且证实了PCOS患者主要存在有高雄激素引起的神经、内分泌、代谢系统之间的三个恶性循环,而天癸方可通过降低雄激素,逆转三个恶性循环中的各个环节而促使排卵和妊娠,从而提出PCOS存在神经-内分泌-代谢系统间的涟漪样失控现象。

随着“生命网络调控”的医学新思维的成功,首创2001年以后,俞瑾按中医的整体观和辨证观,结合其临床经验和国外大量前沿基础研究,提出人体各系统、器官、细胞、分子有赖各类受体、酶类、细胞因子、生长因子等物质及其基因表达为中介组成的“生命网络调节”的新医学思想,并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对多囊卵巢综合征这个目前多发而复杂的神经内分泌代谢综合征的理论、诊断、分型及治疗提出新的看法。

【专家名片】

俞瑾

全国名老中医,曾任复旦大学、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上海泰坤堂中医医院名誉院长。

从事生殖内分泌学、中西医结合学、妇产科学的医教研工作50余年,临床擅长用中医、针灸、中西医结合法治疗女性从幼年、青春、更年到老年各期疾病和疑难杂症,对各类不孕症、多囊卵巢综合征、子宫内膜异位症、痛经、青春期月经失调、生殖道炎症、更年期综合征等病均有突出疗效。先后2次被国际妇科内分泌学会和国际产科妊高症学会指定为大会主席,被国内外许多不孕症患者亲切的称为“世界外婆” (Worldwide Grandma)。

“俞氏妇科”,以中医的整体观和辨证观(阴阳五行、八纲辨证)为引线,将现代医学的理论和方法(神经、内分泌、代谢、免疫、基因谱系统)串成一个整体的医学,堪称中西医结合妇科经典。

【新闻链接】

中医四诊客观化、规范化

近几十年来

 
找医生